深 圳 貝 氏 宗 親 聯 誼 會

   SHENZHEN BEISHI ZONGQIN  LIANYIHUI 


【首 页】 >> 贝氏 >>【贝氏新闻】 >>【贝氏新闻】 >> 《曲湖抢亲灭族案》可以休也
详细内容

《曲湖抢亲灭族案》可以休也

时间:2019-11-19     作者:更红【原创】   阅读


      上世纪八十年代,马来西亚华侨张肯堂编了一本《河婆民间故事》,其中有一篇《曲湖抢亲灭族案》。张先生以其道听途说的一个笑话段子为依据,加油添醋、绘声绘色地编成故事。内容是十七世纪中叶,清康熙年间,也就是300多年前,莲城村民与曲湖村民在相亲过程中,曲湖人蛮横无理,又是玩弄,又方污辱女方,致女方怒告御状,导致曲湖贝姓人及同村其他姓氏人同遭灭族,号称“河婆第一惨案”,耸人听闻。三十多年来,该故事在海内外广为传播,给贝姓人的声誉造成严重损害。历史上曲湖村发生过所谓“河婆第一惨案”吗?事实的真相究竟如何?

       史料记载,300多年前河婆地区并没有发生所谓的“第一惨案”。《曲湖贝氏族谱》记载,曲湖贝姓自先祖开基近500年来,并没有发生过灭族惨案。传说中受贝姓人牵连而惨遭灭族的冯、余、谢村民也没有被杀,而是出于自身发展的需要,迁徙至广东潮阳、丰顺和广西等地开创新基。他们的后裔遍布广东、广西及国外。数百年来,贝姓族人以曲湖为福址,安居乐业,繁荣昌盛,裔孙数万遍布海内外,枝繁叶茂,兴旺发达。所谓的“河婆第一惨案”——《曲湖抢亲灭族案》没有事实依据,不攻自破。

        那么,历史上莲城村民与曲湖村民发生过什么纠纷?有什么深仇大恨吗?

        莲城与曲湖两村同处榕江流域,一河之隔。由于各自所处位置不同,历史上两村村民来往不多,也没有土地庄稼等利益纠纷。据说,清康熙年间,莲城村民在前往龙潭相亲途经曲湖村时,停下花轿稍事休息。此时,曲湖村个别年轻人出于好奇前来围观,由此双方产生口角。莲城村人觉得受到欺辱,回村后便向族长告状。莲城村族长立下族规,两村人不许通婚。与此同时,为了发泄怒气,莲城村人编造了一个笑话段子,讥笑曲湖村人。这个笑话段子,就是《曲湖抢亲灭族案》故事的原始版本。在古老的乡村,由于文化生活匮乏,类似笑话段子是人们茶余饭后的佐料,村民乐此不疲。村与村之间,姓与姓之间,不同方言之间,甚至不同习俗行为之间都会编造类似题材的笑话段子。莲城村民因与曲湖村民有过节而编造段子“溪落”(笑话)曲湖村人,曲湖村人有时也会编造类似笑料溪落其他村人,习以为常。由于这样的笑话段子纯属虚构,丑话大话随便说,大家心知肚明,听后一笑置之,并不会追根究底。而相亲途中发生的不愉快,也只是一般纠纷,两村村民并没有结下深仇大恨,也没有大动干戈,更不可能告御状。试想,如果朝廷连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管,天下俱能太平?所谓告御状,纯实无稽之谈。

        事实上,莲城、曲湖两村村民的交往并没有受到上述事件的影响。莲城人前往龙潭仍要从曲湖经过,路照样走。也就是在200多年前,曲湖贝拔琳公捐建荼亭,顾请专人煲茶水免费招待从曲湖过往的路人。新中国成立后,莲城、曲湖两村村民早已冰释前嫌,贝、黄两姓人通婚已成常态。

      《曲湖抢亲灭族案》的作者罔顾事实,在没有调查研究的情况下,虚构故事内容,编造故事情节,把抢亲灭族强加到曲湖贝姓人头上,激起姓氏矛盾,极为不妥。看过该故事的贝姓人无不有被羞辱和打脸的感觉。曲湖贝姓历来就是礼仪族人,秉承敦睦邻居,惇厚戚朋的祖训,与河婆六约48姓乡邻保持十分深厚的感情和友好交往,贝姓与各姓男女喜结秦晋之好数不胜数。清代年间,曲湖贝拔琳公(丙娘公)挑白银捐建河婆文山楼的故事至今还历历在目。说起丙娘公河婆人至今仍肃然起敬。如果曲湖贝姓人的先祖真像《曲湖抢亲灭族案》故事描述那样野蛮无礼,曲湖人还有脸在河婆抬头做人吗?就是这样一个讥笑羞辱贝姓先祖的“故事”,《湖光通讯》竟然给予原文转载(见2002年第11期),还有不识趣的人甚至在微信网络上传播,真有自取其辱之意。2018年揭西新编《民间故事》再次将该故事收编。为了增加可信度,编者挂上贝姓某名人口述的形式,实际上则完完全全照抄照搬张肯堂版本。看看接二连三的再版《曲湖抢亲灭族案》,大有把这一惨案往曲湖贝姓人头上做实做牢之势,让贝姓人的愚昧无礼遗臭万年。面对这样一个缺德且不光彩的“故事”,贝氏族人能无动于衷吗?张肯堂先生早已千古,我们无从向他讨说法。也许编者无心,因为他不姓贝,体会不了贝姓人的感受。试想,笑料中的主人翁如果不是姓贝而是姓张,张先生他敢编写成民间故事吗?我相信,张先生如果不怕被逐出族门,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下笔。对再版故事的编者,有必要向其澄清事实,表达贝姓族人的态度。为此,笔者专门致电《揭西民间故事》的主编蔡先生,希望他不要把没有事实依据,经不起推敲,且严重诋毁贝姓族人的笑话段子编入民间故事。蔡主编诚恳接受笔者意见,并向贝姓族人表示歉意。

        文艺创作是为人民大众服务的。把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素材编成故事无可厚非。但是,要有一条底线。这个底线就是实事求是,以事实为依归。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,对得起祖宗,对得起子孙后代。揭西县政协原副主席刘天干先生、县文联主席邓演杰先生认为,创作民间故事,不能脱离实际,更不可胡编乱造。对于虚构的笑话段子,特别是会引起姓氏争议和激发人民矛盾,影响社会和谐的东西一定要慎重收编,能可不编,也不可胡编。俩位主席的见解,值得文艺创作者深思。

        虚构编撰的《曲湖抢亲灭族案》到此可以而且应该休也!

        谣言止于智者。希望《曲湖抢亲灭族案》编者不再编,传者不再传。特别是贝家人更不要转载,不要颂扬,自讨无趣。对于今后仍有编辑、传播者,曲湖人应拿起法律武器,让其给贝姓人恢复声誉。

最新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