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 圳 貝 氏 宗 親 聯 誼 會

   SHENZHEN BEISHI ZONGQIN  LIANYIHUI 


【首 页】 >> 贝氏 >>【贝氏新闻】 >>【贝氏新闻】 >> 全球“寻根” 帮华侨撰写家族史
详细内容

全球“寻根” 帮华侨撰写家族史

 

深圳市时代青工文化服务中心文化部部长贝小金

全球“寻根” 帮华侨撰写家族史

      贝小金是一位旅居深圳,擅长用汉语与英文撰写企业发展史、传记、游记、家族史、报告文学的青年作家;是一位多年来记录并参与爱尔兰华侨协会助学、资助贫困大学生的热心公益人士。因为母亲的早逝、母亲姓氏的少有,她走上了寻根之旅。8日下午,中英文作家贝小金做客文化茶座,与宝安读者分享她的寻亲之旅以及长篇系列小说《远走他乡的家族》背后的故事。

她从小随母亲姓贝

      贝小金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,从小随母亲姓贝,只因她有一个当过战地记者的父亲——一个豁达的北方人,一个比母亲大19岁多并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军人。父亲对母亲十分宠爱,他见姓贝的实在太少,为了发扬这个冷姓,他便同意自己的女儿姓贝。

      贝小金是父母惟一的孩子,从小被视为掌上明珠。母亲毕业于一所医科大学,后来成为长沙市的一名妇产科医生,父亲是一位官员。由于父母工作忙,无暇照顾女儿,贝小金曾被送往湖南浏阳大围山的外婆家寄养。大围山山清水秀,在这里,曾留学于英国、毕业于黄埔军校的外公对她的影响极大。

      外公说,老贝家曾经在上海拥有大规模的车行,走在繁花似锦的上海街上,他的手只要轻轻一摇便可坐车回家。1937年,抗日战争爆发,老贝家在上海的医馆被炸掉。为了躲避日本商会的侵袭,老贝家卖掉了在上海的商行,举家前往北平,后来又迁到了湖南浏阳。

     17岁时,贝小金考上了北京一所大学的英语系。毕业后,她回湖南的一所大学教英文。由于喜欢写作,喜欢中文,她又报考了研究生,并如愿获得了文学硕士学位。毕业后,她再次回到湖南一所大学,这次她教的是中文。后来,为了帮助贫困大学生,她与爱尔兰华侨取得联系,并去了爱尔兰。多年来,她记录并参与了爱尔兰华侨协会的助学活动,资助贫困大学生并鼓励他们自立自强,奋发向上,她据此创作了报告纪实文学《大爱无悔》。由于喜欢写作,她还为多位华侨用中英文撰写传记、企业发展史、家族史。

偶然走上寻根之旅

      2001年春节前,贝小金的母亲在一次义诊的路途中遭遇车祸。车上有一个快要临盆的孕妇,母亲强忍着自己的伤痛帮这位孕妇做手术,一直坚持到这位孕妇母子平安,母亲才安然地“睡去”。母亲把车上救人的血袋、氧气等急需品全部给了别人,为了抢救别人,她却耽误了自己的最佳抢救时间。

     母亲的去世带给贝小金父亲沉重的打击,他一下子就衰老了。一年后,父亲也丢下贝小金走了。母亲的去世让外公伤心欲绝,但他没有怨恨自己的女儿,他说:“这不能怪她,因为她是贝氏家族的后代,客家人的善良与生俱来。这是从老祖宗那带来的,是没办法改变的本性。”母亲走后几年,外公也走了。

     那时,贝小金对“救死扶伤”“高风亮节”等字眼特别反感,她甚至怨恨过自己的母亲。母亲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?她为什么是这样一个人?父亲为何如此依恋她?她的善良与勤劳是贝氏家族遗传下来的吗?带着外公的遗愿,带着这些疑问,2007年,贝小金走上了寻根之旅。

贝氏家族的文化迁徙

     历时三年多,贝小金走访了广东揭阳、揭西、汕头,广西黄姚、巩桥、桂林,湖南长沙、浏阳、永州,浙江义乌、乌镇,温州、上海、苏州……为了寻找贝氏家族的源头,她走遍了大半个中国。她沿着祖先们曾经走过的路,目睹和了解了贝家的点点滴滴——贝家人就是真诚,做事勤勤恳恳;贝家人当中太多革命者的英雄事迹,太多开拓者的艰辛历程,太多创业者的辉煌成就,太多感人的故事。走进贝家人,她从他们身上看到了贝家人的淳朴善良、勤劳勇敢、敢闯敢干、勇于开拓的精神。贝姓人总是选择在海边生存,虽然说不上有海水的地方就有贝姓,但贝姓人家一定依山傍水而住,还特别与时俱进,如伟大的建筑大师贝聿铭的作品一样,不管时代如何变迁,仿佛怎么看也不被淘汰似的,总是给人舒适、唯美的感觉。

     贝姓源自河北清河,她的祖先们经过千山万水的跋涉,来到南方。400多年前,他们的先祖来到揭西的曲湖,即今天的湖光。后来,他们又去了广西黄姚。如今,在黄姚,有2万多人姓贝。除了国内,贝小金的足迹还踏到了欧洲的大地。听说英国有个姓贝的,贝小金就去了英国。听说马来西亚有姓贝的,她就去了马来西亚。在马来西亚,她一度被误解是去寻宝贝的,并遭到当地人的排斥。在古晋,她找到了姓贝的人家。这里有2000多姓贝的人,这里的皇室那督贝新民就是她的家门。据说,这支贝姓人家是早年因为谋生而走南洋,并留在了那里。

她把深圳当成了家

      来深圳以前,贝小金在湖南一所大学教古汉语文学。由于要搜集材料,免费为一些贫困大学生做光碟寄往海外,让他们得到资助,她常常要经深圳去香港。此外,她一直在帮欧洲的华侨撰写传记和家族史,也需要到深圳、香港两地搜集资料。那一次,从香港办完事后,她照常住进了深圳的一家酒店。写作到半夜,她感到有点口渴,便随手拿起桌上的一瓶矿泉水,喝了就睡下了,谁知道这瓶水让她差点丢了性命。

      躺在医院的两个多月里,深圳的贝氏宗亲找到了她,他们轮流为她送饭、买药,让她感受到了亲人般的温暖和爱护,找到了家的感觉,她突然觉得深圳就是她的家。她融入了贝氏家族,每到一处,都得到了大家的热情招待,成为宝贝中的宝贝,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如此珍贵。同时,她也融入了这座城市,在这座文化气息浓厚的城市,多才多艺的贝小金如鱼得水。这些年里,她参加了很多有意义的文化活动。她还经常从深圳穿梭于惠州、惠阳、香港等地,先后采访深圳的抗美援朝老兵、东纵老战士、老专家、老教师等,义务为他们撰写回忆录。

     贝氏宗亲在深圳有三四百人,每年都会举行宗亲联谊会,且一直在资助揭西湖光的贝姓子女读书,哪家的孩子考上了重点大学、名牌大学,都会给予相应的奖励。贝小金说,重教文化是贝氏祖先传承下来的。无论走到哪里,贝姓的人都不会忘记自己的本——善文化代代相传。(左永霞)